产品中心
联系方式
江苏金海铝业有限公司
地址:江苏省镇江市新区潘宗路42号
电话:0511-88881500
传真:0511-88831500
邮箱:jhly_al@163.com
首页 > 资讯动态

供需边际抽紧 电解铝基本面否极泰来?

一、铝价低于预期,除供应因素外,需求受压制亦为重要原因
铝怎么了?当前时点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疑问,源于自9月以来,尽管供给侧改革稳步推进,铝价却自高点持续下跌,行业平均盈利水平不増反减,库存则冲破历史新高。与钢铁、煤炭相比,电解铝供给侧改革的效果看似相形见绌。
对此,市场多从供给侧改革不及预期,宏桥采暖季减产不及预期,以及合规新增产能投放超预期等原因去解释。我们认为,供给端不及预期固然重要,但难以充分解释本轮下跌,来自需求端的证据同样不能忽视,其中环保限产或是关键因素。

1、供给侧因素不及预期不能充分解释本轮铝价下行
长江铝锭价格从9月高点的1.65万元/吨一度跌至1.35万元/吨,回到了供给侧改革执行前的水平。此时市场多从供给侧解释,一是认为供给侧改革执行进度不及预期。二是以中铝、云铝为首的部分合规新增产能释放超预期,三是魏桥采暖季减产大幅低于预期。

供给侧改革确实成效显著,产量增速已明显下行,如果需求平稳,铝基本面不应如此疲弱。据百川资讯,2017年12月全国电解铝月产量为299.68万吨,折日产约9.7万吨/天,相比6月的日产峰值水平已下降6%,产量端的下降客观存在,而电解铝过往年需求增速为8-10%,无论市场预期在哪个位置,铝行业基本面理应改善。

其次,从预期层面而言,采暖季真正到来已到17年11月份,铝趋势向下早在17年9月份开始,宏桥采暖季减产预期落空一定程度上只是助推了趋势。综上,我们认为铝供给改革有实际效果,而供给侧的不及预期因素并非能完美解释本轮铝价及板块的下挫。

2、需求下行亦是重要因素,环保限产较为关键

铝材加工率自7月开始显著下行,证实2017Q3-Q4电解铝需求开始走弱。供给端产量下降,但电解铝库存持续处于高位,显示需求大概率不强。事实上,根据百川资讯数据,铝材开工率从7月就开始出现下跌,作为电解铝最为直接的下游,这一趋势性下降基本证实2017Q3-Q4电解铝需求端的疲弱。

环保限产因素或是主因。PMI一定程度上可作为宏观需求的测度,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的工业增加值分项则代表有色冶炼行业整体经营情况。尽管直接将PMI这类环比指标和工业增加值同比指标直接比较有失严谨,但一定程度上可以代表大致趋势。不难发现,8月之前两个指标较为同步,8-9月出现较大分化,说明宏观需求并未出现较大下行,似乎是某种行业特殊因素的存在,使得有色冶炼及加工经营情况下降,对此我们的猜测为,这一特殊因素为环保限产。

8月以来环保督查持续加压。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8月第四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全面启动,对吉林、浙江、山东、海南、四川、西藏、青海、新疆(含兵团)8个省开展督察进驻工作。山东、浙江均为铝加工大省,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第四批环保督察所涉及的8个省2016年铝材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三成,区域性停减产对全国供需格局的影响不小。

事实上,9月中旬SMM通过和山东及浙江铝加工企业沟通了解到,“环评手续不齐全排放不达标的中小型企业基本全部关停,而大型企业受影响的主要是熔铸及表面处理(喷涂、粉末、氧化等)环节,同时由于辅料例如保护膜、包装纸、隔热条等相关行业亦受环保督查影响,铝加工企业表示成品交货受限”,可知环保施压对铝加工企业影响不小。

采暖季限产限了供应,同时也挤压了需求。采暖季期间,河南、山东、山西等地电解铝企业开始执行限产,理论上应该看到电解铝阶段性供不应求的情况,但铝价和库存的走势让我们很难得出这样的结论。市场对明面上电解铝企业的采暖季减产较为关注,但稍忽略了下游铝加工在采暖季期间同样在减产。

以河南省巩义市为例,11月8日当地铝板带生产企业被要求第一波限产,环保不达标的铸轧线按照企业规模被要求停产30%-100%不等。11月30日晚,河南省政府召开全省大气污染防治攻坚冲刺30天电视电话会议再度强调了环保限产工作的持续性,因此整个12月河南地区仍处于环保限产的压力之下,电解铝需求端仍受到挤压。

综上所述,自去年9月以来导致铝价及铝板块下跌,除了供应不及预期之外,需求端的快速滑落是不容忽视的重要因素,而其中最关键的因素可能是环保限产对下游铝加工的产量抑制。考虑到现阶段铝行业违规产能清查近尾声,站在目前时点往后看,我们认为,需求端的边际变化对价格预期及基本面影响可能成为主导性变量,曾被市场忽视的因素理应得到重视。

二、基本面:供需边际抽紧,基本面否极泰来

1、需求:短期否极泰来,中长期有望获得持续支撑

我们认为当前市场存在重新审视电解铝基本面的必要,如果认同上章的逻辑,认识到需求侧的重要性,那么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当前电解铝需求还能更差吗?对此我们认为,铝需求短期否极泰来,中长期有望获得持续支撑。

环保限产的负面影响有望边际趋弱。采暖季限产已行至中段,我们需要评估的问题是环保限产在边际上还会更严吗?采暖季限产可分为两类,一种是写在正式的采暖季限产方案中,另一种是地方政府根据实时的空气质量情况采取的适应性政策,有些许“自我加压”性质,如河南环保攻坚30天。

一方面采暖季限产已开始近两月,该停的产能大多都已经停了,且随着空气质量不断转好,适应性政策再加强的概率预计不会太大,另一方面经过停产整顿环保合规达标的企业也有望复产,环保限产对电解铝下游需求的压制效果边际上已在趋弱,反过来也就意味着处于历史低点的铝材开工率有望触底回升,开工率从50%回升到70%对应就是需求端40%的增长,这一需求变化的弹性可能很大。

开春铝加工开工率有望季节性回升。撇开环保,从季节性规律来看,1-2月往往是年内铝加工企业开工率水平最低的月份,主要是因为春节前后,工业企业放假停工。而开春之后各下游行业开始开工,铝加工开工率也会随之逐步回升。市场不用过分纠结2月是不是比1月还要差,历史上这一高低之分并非定数,企业停工周期不同等多种因素均会影响。

但今年因采暖季限产的存在,目前行业的开工率水平已降到历史低位水平,即使存在“春节效应”,大概率也是重叠化的停产,2月份继续停产导致开工率再度下滑可能性较低。而3月份开工率的迅速回暖为大概率事件,因此即使从行业自身规律层面,我们认为需求端也已处在最差的时候,从需求角度已经到了否极泰来的时点。

海外需求持续复苏,海外库存已至历史低点,有望拉动中国铝材出口,带动铝价回升。本轮全球经济复苏的主引擎来自于海外,其强劲的复苏动能同样也提振了中国出口。12月欧元区综合PMI升至58.1,为2011年2月份以来最高值,再度超出市场预期,显示全球复苏这一趋势仍在持续,铝需求自然受益。但前些年在中国铝巨量产能输出的压力下,海外铝企持续减产,导致海外供需持续偏紧,主要通过进口及消耗LME库存来弥补供需缺口,LME铝价走势也因此系统性强于国内。

目前LME铝库存水平仅有100万吨,处于历史低位水平,需求持续向好之下只能通过进口中国铝材以应对供需缺口,考虑到目前铝沪伦比已处于历史地位区间,套利空间的扩大终会跨过15%出口关税设下的障碍,通过进出口带动国内铝需求回升。

铝需求短期或否极泰来,中长期有望获得持续支撑。短期看,由于采暖季限产及行业自身规律,电解铝需求已处于最差的时候。站在目前时点,我们认为,接下来不论是因为采暖限产的松绑,还是下游开工季节性回暖,亦或是海外需求复苏,电解铝都正处需求边际向好的阶段。

中长期看,考虑到欧美经济体杠杆去化较为彻底,需求恢复较为健康持续,美国税改落地有望促进全球竞争性财政刺激,进一步提升大宗需求;加之中国经济逐渐整固企稳,房地产库存逐渐出清,以地产为主轴的中国大宗品需求有望在2018年企稳回升,铝全球铝需求的恢复有望获得持续支撑。

2、供应:短期压力缓解,供给侧中长期有望维持偏紧状态

需求边际向好,但供给端的不确定仍牵动市场的神经,主要因为库存仍处高位,以及表面上近期仍有较大新增产能投放计划,市场对后市有些担忧,担忧铝仍未见底。但我们对接下来的供应压力较为乐观。

一要在供给侧改革持续贯彻落实的背景下,电解铝新增产能增速正系统性下行,二要充分理解铝行业供给端的动态特性,由于铝价持续低迷,一些企业已开始减产,目前铝价下新投产能的实际投放进度需要掂量,表观投产进度可能会比实际要高估。

远端供给弹性有限,新增产能增速趋于下行。目前来看,铝行业供给侧改革实现了两方面的效果,一是锁死了远端的产能上限,二是降低了新增产能的增速。阿拉丁数据显示,2017年底国内电解铝运行产能被压减至3,600万吨左右,同比仅增加不到1%。

往后看,未来新增产能主要来自指标交易、自有合规产能投产以及广西特批项目,远端的产能天花板约为4,400万吨,新增产能上限为790万吨,如果到2020年政策端不对产能松绑,18-20年均新增产能约260万吨,相比此前动辄300-400万吨的新增量有望实现系统性下行。

据我们了解,市场对中长端的供需格局相对乐观一些,期货市场的contango结构也可作为印证。但对于中短期,市场仍有担忧。这里的关键在于两个问题,一是库存高企如何看待?二是一季度看似仍有较大规模的新增产能投放市场,对市场冲击如何?

库存非领先指标,关键要看供需变化的编辑方向。库存本身是中介指标,用来反向验证供需格局,历史上铝库存与价格多呈同时变化,并非领先指标。此外,随着需求端的高速增长及新疆远距运输对缓冲存货需求的上升,合意的库存水平本身就高于往年。因此,高库存反映的是过去的供过于求而非现在,对库存的分析趋势重于绝对量,后验的意义大于先验,一旦需求回升加快,我们有望看到库存的下行和价格的上升同步上演。

盈空间下,中短期产能增量不会太大。阿拉丁对2018Q1电解铝新增投产的预估量约为140万吨,除广西外大部分项目大多是17年656号文出台前拟建的项目,产能指标来自外购。一方面可供交易的产能指标越来越少,另一方面656号文出台严查违规产能之后,乱序扩张项目有所忌惮,Q1表观投放计划或就是全年高峰。

但即使是这样,我们认为实际投放量对供需表的冲击可能也比表观上的要少。主要因为,目前铝价下全行业盈利情况较为一般,即使100%自备电企业吨铝利润也在500元之下,部分企业在12月份已开始减产,新项目的盈利情况也并非乐观,即期是否马上投产都需要细细掂量,一季度新增供给或没想象中那么多。